淘学校 > 新闻 > 留学 > 正文

音乐才女的光彩历程

2013-7-12 15:00 来自: 新快报
摘要:全家福李思琳创作的曲谱李思琳,8岁和理查德·克莱德曼同台演奏,17岁获耶鲁全额奖学金这是一个不走常规路的女孩。8岁就和理查德·克莱德曼同台演奏双钢琴,10岁发行首张个人童谣专辑,13岁成为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作曲 ...
  

全家福

李思琳创作的曲谱

李思琳,8岁和理查德·克莱德曼同台演奏,17岁获耶鲁全额奖学金

这是一个不走常规路的女孩。8岁就和理查德·克莱德曼同台演奏双钢琴,10岁发行首张个人童谣专辑,13岁成为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作曲系学生,当人们以为她会沿着父母的音乐之路走下去,她却转身选择接受通识教育,报考耶鲁大学并获得全额奖学金。这或许才是那些耀眼光环下这个“神童女孩”的“神奇”之处:不把自己局限在一处,就等于是给自己的未来开启了无数道门。最重要的,她还知道,“我绝对不会放弃音乐”。

成长在音乐人家庭的李思琳像许多孩子一样小小年纪就开始学钢琴,但她天生的乐感和创造力注定了她不会安于仅仅掌握弹奏技巧。作曲的天分幼年时已初露端倪。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的作曲家妈妈林静回忆说,女儿5岁的某一天,在弹琴时大发感慨,问她“这些作曲家还活着吗?他们真伟大,我想成为那样的人”。从此,幼小的她便常常用白纸自己画五线谱和音符,天真地说“我在作曲呢!”“她弹自然小调,会突然兴起,说妈妈我想升so变成和声小调,我说没问题,想怎么变都行,但先把原谱弹好再变。”林静笑说,李思琳弹过的练习曲都会被她自己根据曲子的感觉起各种各样童真的名字,比如《快乐的小白兔》、《可爱的小公主》等,藏不住的创作欲望呼之欲出。

在林静看来,女儿的音乐感觉和领悟力相当出色,这是能进行乐曲创作的必备因素。“很小的时候弹《映山红》,我跟她讲要表达优美中带着忧伤的感觉,讲过电影背景后放手让她去处理,她自然就能做到;弹《茉莉花》,我只说要感觉到琴声从手指间出来带着香气,她就能准确地感受到并表达出来。”从事音乐行业多年的爸爸李广平也说:“她的耳朵条件非常好,对音乐很敏感,无论是乐音还是噪音,她都能分辨出音高。”不仅如此,李思琳还具有超强的音乐记忆力,听过一两遍的乐曲就能记得很牢,看场电影回来立刻就能弹出主题曲。

也许是儿时奠定的兴趣和基础,13岁时,已经弹得一手好琴、出过一张歌唱专辑的李思琳,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作曲系。从广州到北京,举家迁徙,这是李思琳自己选择的道路。在此之前,带着上帝之手缔造的乐感和天生一副清亮干净的好嗓子,李思琳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次的钢琴比赛和歌唱比赛,还曾在8岁时与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在广州星海音乐厅同台演奏双钢琴。

许多人包括当时她的父母都以为,她是必定要专攻钢琴或声乐的了。而李思琳却说,只是弹琴和唱歌太肤浅太片面了,想玩高端、学作曲,从全局上玩转音乐。因此她暗暗地将目光瞄准了中国音乐教育的最高学府。“作曲对我来说不是件特别难的事。但纯粹从技术角度写一条旋律或一首歌,效果绝对比不上用自己音乐的灵感去配合技术。”李思琳的作曲老师及时给了她肯定:她有天生的旋律美感。有的人作曲是用技术做出来的,但她的作品是自然而然流出来的。

不要当音乐偏才 而要当耶鲁全才

音乐似乎已经充斥了李思琳全部的生命。小小年纪,仿佛已经可以看到她在音乐专业上笃定的光明道路。然而,这个兴趣广泛、不甘在单一轨道上行走的女孩又一次打破了自己的局限:她要申请综合性大学,并且是全球最顶尖的综合性大学。

李思琳第一次拜访耶鲁大学是2011年暑假去美国波士顿参加钢琴和作曲比赛的时候。“我先去哈佛校园转了一圈,没什么感觉。但一到耶鲁,便一见钟情爱上了它的校园。我是挺感性的人,站在那里,突然特别想努力一把考上这个学校。”当时周围的人都说她疯了,毕竟,常年作为音乐专业艺术生,要在文化课上与那些重点中学高强度文化课训练过的尖子生竞争综合性大学的名额,优势何在?“但我就是想磨练一下自己,搏一搏,而且,我只申请了耶鲁大学一所学校。”

没有找中介,没有上语言培训班,李思琳朝着一个当时看来几乎不可能的梦想在进发。回忆起整个准备过程,李思琳说“那是个掉了一层皮的故事”。自己在网上找资源、做练习,在兼顾白天正常的学业和练琴之外,晚上就在家抱着书磨,最终获得了SAT 2040、托福112的成绩。“不算高,人家的SAT都在2300以上,就我还这么大的胆子敢去报。”

面试她的是耶鲁大学北京校友会的主席,“一个特别渊博特别聪明的美国老教授。”面对着这位在中国待了近30年,比她还了解中国的面试官,李思琳淡定地和他聊足了两个多小时。“我们谈文学、谈科学,还一起讨论电影《傲慢与偏见》的N个不同版本的比较,谈到刚上映的《安娜·卡列尼娜》。他无所不知,连音乐圈里很冷门的潘德列夫斯基都非常了解。能成为这样的人,是我一辈子的目标。”

或许是因为李思琳面试中表现出来的丰富的阅读经历和思考深度;或许是因为她说喜欢自助游,曾在巴黎和上班族一起坐地铁、挤公交,在柏林用脚把林荫大道来回走了个遍;又或许是她上传了自创自唱的流行歌、自己弹奏的肖邦《谐谑曲》以及自己作曲的六重奏谱子……这个不仅在音乐上颇有天分和造诣,而且能勇敢走出局限拥有通才潜力的年轻女孩,获得了耶鲁大学全额奖学金提前录取。她不是以艺术生的身份去学音乐,而是像其他顶尖高手一样,去接受通识教育,未来,她说想读人文历史和国际关系专业,为跨文化交流做点事。“但我绝对不会放弃音乐。”

家庭教育

敢于突破既定道路,源于父母在爱的基础上给予的尊重。

上帝似乎特别眷顾李思琳,她的优秀可谓是360度无死角。在父母眼中,对一个优秀孩子的塑造需要靠“引导”和“以身作则”。

“李思琳4岁时主动要求学钢琴,我首先告诉她会很苦,问她能否坚持,她点头,我才让她学。”林静说。看过太多被父母逼着学琴的孩子,她和丈夫都是搞音乐的,却并没有主动让孩子学音乐。“我会偶尔‘引诱’她一下,弹好听的曲子给她听,引起她的兴趣。家长要做的是引导,给她播种,让她自己因为有那份感动而主动想去做。这才是发自她内心的需要,而不是我们硬塞给她的。”

妈妈负责专业素养,爸爸则带给孩子通识教育。“我们家书满为患,”李广平说,“三口人大量的时间是在一起的,在家各自看书、听音乐、聊天。家庭氛围的影响最重要,如果不是学习型家庭,不是充满爱的家庭,孩子不可能有今天。”李广平夫妇在家很少看电视,也不玩游戏,用自己的习惯和行动去影响孩子。“如果叫孩子去学习,自己却打麻将,是不现实的。”他们达成了一个共识:“在爱的基础上尊重孩子,并且,孩子要进行通识教育。”

李广平认为,“作为音乐创作者,必须要掌握广博的文化知识,如果音乐家没有文化,仅仅靠技术,走不深也走不远。”他给女儿推荐许多他读过的“大文化”的书籍,都是与中国文化、世界文化有关的通识性的东西,会鼓励孩子看英文原版小说,也会推荐龙应台、柴静的文章,有价值的东西他还会打印出来给孩子看,希望能在女儿学音乐的过程中也尽可能涉猎更多的文化知识,开拓眼界。“我们让孩子养成习惯,出门包里必然放本书,参加活动的间隙、堵车时、排队时,一有空就看书,不要浪费时间。”

李广平还会陪女儿看电影,这也是李思琳最喜欢的事情。“从她小时候起,我就陪她看过很多电影,包括一些比较枯燥的题材。我们的方法是边看边解释。比如《肖申克的救赎》,涉及美国文化背景,有财税、法律知识;《阿甘正传》,有很多美国历史事件。我觉得这个年纪有些东西她未必明白,所以会给她讲解电影背后的文化知识,在看的过程中她能吸收得更好。”

而作为要强的母亲,林静对女儿要求更为严格。从李思琳很小起,每次去钢琴、唱歌演出回来,她都会对女儿说,“晚会到此结束,回到家卸了妆你就是个普通的小学生。”通常在舞台后面化妆候场时,李思琳也在看书或者做作业。“我一直认为,文艺能给生活添彩,就像烟花一样,生活中少了这样的灿烂会有点小小的遗憾,但不可能每天都放烟花。”她甚至还带着李思琳去学过奥数,成绩一样排在前面,“谁说学艺术的孩子数理化就学不好?我们就是要证明艺术生也一样能学好,只是因为要花更多的时间练琴学专业,而有所取舍罢了。巴哈的副调你都能两只手弹四个声部,凭什么数学学不好?”林静认为,孩子能与耶鲁结缘,正是因为他们夫妻俩从小对孩子文化的输出、好习惯的培养和严格要求。

普鲁斯特问卷李思琳的回答:(部分)

1.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家庭幸福;做一份自己喜欢,又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好的记忆力,广阔的知识面,领导才能。

3.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对未来充满向往,对生活充满感恩。

4.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用自己的歌曲激励和感动了人。

5.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2012年夏天的欧洲之旅,走了维也纳、萨尔兹堡、慕尼黑、巴黎、柏林、丹麦和瑞典南部。拜访了很多名人之墓。其中维也纳,柏林和德国新天鹅堡尤为喜爱。

6.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我从小到大的所有音乐作品,影像和图片资料;家里的书。

7.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肉体上的小伤。

8.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小时候学钢琴时没有同时学好大提琴。

9.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上帝和爸爸妈妈。

10.如果你可以改变你的家庭一件事,那会是什么?

给爸爸妈妈一个巨大无比的书房,可以把所有藏书和唱片都摆得整整齐齐。

采访手记

你是行走在云朵里的月亮

辗转联系到李思琳一家,还是通过微博私信。在音乐圈颇有名望的这一家人,竟出乎意料地谦卑、温和、善解人意。说到激动处往往滔滔不绝,我们间甚至产生了深深的共鸣。原定一小时的电话采访持续了三个钟头,中间甚至把她家电话都打到没电。

李思琳是个很容易让人喜欢的女孩,自信、健康、阳光、干净。接起电话那一刻就发觉她的声音清亮如流水,亲和、善良,说话语速快,容易激动,常爽朗地哈哈大笑。聊起读过的国外书籍和游历的经历,一口标准地道的美音,让人感觉耳朵很受用。

美,是我采访时从这个18岁少女身上感受到的全部,是她的精髓,无论是她的性格还是她的音乐、她的思想;而爱,是她平和、低调的父母给我的全部感受。他们是很有爱的一家人。李思琳说老爸很“潮”也很懂她,比她先开微博,玩转所有社交网络,也会突然间大叫“李思琳快来看”,结果发现只是要她去看一只很萌的猫;对于妈妈,李思琳说,那是一个极度完美主义的射手座。

李思琳的家庭很容易被人归为“名人家庭”,想必在名利场上颇为得意,在金钱上是不愁的。然而,林静告诉我,他们一家在北京却一直租住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附近一间小房子里,三口人平平静静地过着并不富裕但非常满足的音乐生活。林静笑着说:“我和她爸爸都不会赚钱。全家都不是向往台前风光的人。我们追求的是心灵的满足,让孩子的生命丰满一点,多一些经历。”

听着李思琳的专辑,幸福感会油然而生,磁性十足、落地有声的嗓音,每首歌都充满爱、幸福和正能量,美和感动自然地流淌。

李广平的手机彩铃声就是女儿最新创作的《银杏树下》,对女儿的欣赏、支持和满满的爱都在里面。李广平为女儿的新作谱写的歌词《云上少女》,谁说不就是他心中女儿的写照呢?“你是行走在云朵里的月亮,照亮了古老的青石小巷;你带着泥土的芬芳,聆听着大地和星星的合唱……云上少女,泉水般清亮,山花般开放,有最纯的眼光。”

神童之神

4岁学钢琴,多次获奖,曾与理查德·克莱德曼同台演奏;10岁录制发行了歌唱岭南风光和广府文化的童谣专辑《幸福》,成为当时整个亚洲年龄最小的签约歌手,被称为“童星”,曾与毛阿敏、朱明瑛、李谷一、方大同、黄绮珊等多位明星歌手同台演出。

13岁发行赞美诗发烧专辑《奇异恩典》,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作曲系,开始了自己的音乐创作生涯;多次受邀参加各种音乐比赛并获奖,到欧洲、美洲等地参加音乐节表演。

18岁发行自己对中学生活总结的原创个人专辑《单纯时刻》,担任全部歌曲的作曲和编曲以及和声;同时,获得耶鲁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录取,即将于今年8月赴美深造。


相关阅读
·14岁天才女孩缘何放弃北大奔香港
·天才少女19岁被12名校录取 21岁与霍金同台
·小才女纽约选美夺冠 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合作
·14岁男孩考上大学自称非天才:想少交几年学费
·90后毽球天才带瘫痪母亲上大学(组图)

热点推荐